心灵法门使我脱胎换骨—美国中西部网友反馈 卢台长博客2019-06-01

感恩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感恩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感恩无我利他的恩师卢军宏台长师父!

我来自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小城市。我是从2018年7月份开始修学心灵法门的。在这10个多月里,我经历了多种磨难,考验,也陆陆续续地亲身感受到观世音菩萨和师父对我的救拔,帮助和加持。今天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些学佛以来的受益经历。

我出生在中国天津,在我有记忆以来到我长大,我的父母经常吵架,他们和外面的人,比如和商店里的售货员,和他们的同事也有些大大小小的纠纷,包括我父亲在我和我母亲背后和别人打架鼻子打出血被送到医院。他们之间互相用的骂人刺耳的语言和一些几乎要发生的肢体上的暴力给我的心灵留下了非常深刻和黑暗的阴影。不仅如此,我母亲还跟我说我,父亲的工资从不往家里放,父亲经常找我母亲要钱。我一直很长时间无法明白,我为什么生在这个家庭,为什么我的父母是这样的人?那些年来在他们身边的潜移默化,我也变得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和人吵架,还以为这就是正常的。在我上大学的那几年,我的母亲对我管教很严,当别的女大学生都穿得很时尚或者找男朋友,她一分钱都不愿意给我,还很苛刻的说怕我不走正路之类的话。她对我的不信任和一点也不了解我让我感到非常的愤怒,渐渐的我的心里埋下了对她的恨。同时我的父亲这边在我长大过程中从未在功课、心理等这些重要的方面帮助过我,而且对我学习、出国等这些求上进的事情不怎么支持。我从青年期以后就觉得我和他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也觉得很讨厌他。我一直忍着,直到大学毕业那年我留学到美国,心想终于可以离开他们了。当时在北京飞机场我过关后头都没回直往前走,真的是感觉身心上卸了个包袱。

刚来美国不久,我认识了我的先生,待我们都上完学找到工作后,我迫不及待地想让我们住的好点,享受生活,潜意识里这很大程度上我是想弥补我小的时候没有能够得到的。参加工作后,我自我意识膨胀,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上都是自私自利,想让他人围着我转,在工作上争名夺利,斤斤计较,在生活上,不知节俭,不停地追逐物质上的花销和享受,一周下来,虽然工作上很努力,但动机和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周末也只知道买东西给自己,懒得做家务,把先生指使来指使去。就这样几年下来,我以为我自己在生活上过的挺好的,可另一方面,我经常在单位和同事斤斤计较,常常想不通,嫉妒他人的成绩和机会,因自己不会做人做事,经常和当时的老板闹别扭,回来就和先生发泄,弄的先生终有一天和我说,不要再和他说这些事了,他不想听了。同时我注意到我很多年来早上起不来,就是起来了也感到很疲劳,眼睛疼。晚上由于自己思虑过多,放不下,入睡有时候拖延了。这个问题在两三年后变得更明显了,记得大概是在2014-2015年有几段时间,我需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睡着,早上根本就起不来,上班都是10点以后才能到,那时的老板也同样的像以前的老板一样很不高兴。由于自己的业力吧,我当时根本就克服不了。大概是在2016年一次我梦到我怀孕了,肚子大大的,醒来后还想这怎么可能,我和我先生已多年不做夫妻之事。还有我好几次做梦梦见我的一些牙齿都碎掉了。由于还没接触到佛法,我醒来后就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要暗示我什么。这么多的提示都没能引起我的重视,我依然我行我素。结果终于有一天,我早上醒来突然腰都直不起来,我感到腰部和脊柱的一阵剧痛,也就是在2016年年初我有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突然间,我就受不了高速公路了,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和全身顿时都是汗。到了2016年下半年大概是夏天的时候,我发现我浑身无力,就是在城内的小路上开车,我都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有一次在等一个红绿灯的路口上,我突然感到我的大脑和心脏很不舒服。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这还没完,到了2016年年底,我的右眼突然疼痛起来,我试过了各种方法,以为自己冬季眼干,以为自己要排毒,但是不论哪种方法,眼稍微舒服了又疼起来了。那时候的我就觉得生活毫无意义。

我找到了一位当地的针灸医生,她碰巧是个学佛人(不是学心灵法门的),每次去她那,她都播放着佛经的音乐,在她的诊所里还有个小佛台。因为那时我是个已洗过礼的基督教徒,我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状况扭转过来,就连续地去她那针灸了大概至少一年,也从没问她那音乐里唱的是什么,她拜佛都做些什么。我的状况虽然有些改变,但那些以上描述的症状有时又回来了,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医治。

到了2017冬天一天晚上在家,我突然被一股力量压住双腿,顿时感到身上的沉重和害怕,整晚无法入睡,我转天到那位医生那里放声大哭,我不知道这一段时间是什么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根本就感觉不到我自己了,生不如死。她终于跟我说“你应该念经”。念经?念什么经?为什么要念经?念经有什么用呢?我睁着大眼看着她,心里在寻找答案。

回家后,我在网上疯狂的搜寻,我碰到了卢军宏台长师父的博客,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遇到台长的博客时,我看到他的那篇关于念礼佛大忏悔文和人身体上的黑气的文章。日后几天,我陆陆续续地在视频上看到他给人们看图腾,听到一些师兄修学心灵法门的分享和他对人间生活各种各样问题的解答。我看到了师父的开示说大悲咒、心经和礼佛大忏悔文是三大支柱。我在其它法门和心灵法门之间徘徊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时不时地就看看师父的视频和开示,渐渐的我突然意识到我要是学其他法门,我有问题我去问谁呢?我去找谁做师父呢?而学心灵法门,我们可以随时看师父的开示,不论我们住在世界哪个地方,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师父。这也是心灵法门深深的吸引住我的一个原因。

突然有一天,我有个意念,这是末法时期,上天的一种度人妙法,通过卢军宏台长这个看似不大起眼的职位和方式弘法救众。过去我们需要去庙里拜师,现在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接近师父,请教师父,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一次梦境中得到师父的加持后,我从去年7月份开示正式修学心灵法门。以下是我的亲身感应:

1)  在这前后,我多次梦到一些小孩子,通过许愿念小房子给自己梦到过的几个孩子,多次梦到孩子被超度的情景。经过一段时间的念经修行,我身体上尤其是我后背上的沉重感渐渐消失了。以前拜佛我几乎不能直立我的上身因为感到太累,现在我在跪着和菩萨说话时可以长时间的直立上身了。另外,在2019年悉尼观音堂上头香和菩萨许愿祈求完,突然感到自己的腰部轻了一半!

2)  自从我开始每晚睡前念诵5遍礼佛大忏悔文和每周坚持烧送小房子给自己的要经者后,我的睡眠有了质的改变,刚开始几个月是大概半个小时后就睡着了。现在是躺下就着!早上也起得越来越早了!刚开始学佛时梦境很多都是黑的,随着念经时间的推移,梦境渐渐变好,周围环境也亮起来了。

3)  通过每天念诵解结咒,多次在梦中梦到和不同的同事化解怨结了;通过坚持每天给我的先生念心经和解结咒,我们的关系得到好转,他的脾气不像以前那么大了,并且他由以前的不同意到同意并帮我买了去2019年悉尼法会的机票。今年清明节前后我又加念了几拨化解冤结的小房子给我和我先生,他从以前对我爱答不理到又对我和颜悦色,说说笑笑,开玩笑了!

4)  2019年年初有幸去悉尼参加师父的法会,在从美国去悉尼的飞机上,我没怎么睡着;从悉尼回来的飞机上,我很快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离飞机降落只还有半个多小时(所以我大概已经睡了10多个小时了)。去2019年悉尼法会前我只能一天念3张小房子而且感到很吃力,回来后一天虽然上班但还能念6张而且不感到累了。去悉尼法会的高速公路上,我依然感到受不了那么快的速度,但当回来后,我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在高速公路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

5)  学佛前我心浮气躁,老想着占别人的便宜,瞋恨心很重,非常执著,妄想很多,欲望很多,烦恼很多,经常和别人争。我坚持念功课里的心经和白话佛法后,感到自己渐渐把事情和物质放下了,自己的心量比以前大了,也懂得了为他人着想。通过坚持念诵解结咒和化解冤结的小房子,现在我给我父母寄送东西时我心中感到的是欢喜,我对他们以前的那种怨恨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悯。

6)  我坚持念功课中的大悲咒并有机会就晒晒背,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阳光,不再像以前总钻牛角尖,也不像以前一样愁眉苦脸,当时阴气很重并患有忧郁症而自己都还不知道的我已经在远离我而去!

7)  修学心灵法门后,我明白了我在学佛前后很多梦境的涵义。我意识到我一世不如一世,我堕落了,我今天所遇的一切境遇都是我自己的造就。我感到深深的惭愧,我忏悔。

我相信我坚持修学下去,各个方面会越来越好。更重要的是希望我的经历和分享能够帮助和唤醒那些还在有类似痛苦和经历中的朋友们,心灵法门真实不虚,让我们一起修心修行,坚信观世音菩萨!

若分享中有不如理不如法之处,请观世音菩萨、诸佛菩萨、护法菩萨、师父、师兄们慈悲原谅。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tumblr
Share on whatsapp